你可能不认识她,但一定见过那个吻「胜利之吻」

老友记 / 深度指数: 阅读(3473)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可能不认识她,但一定知道那个吻。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在纽约时代广场,民众庆祝胜利,一水兵亲吻一素未谋面护士,被摄影师拍下。这便是上世纪最有名的照片“胜利之吻”。


▲二战照片“胜利之吻”女主角离世(图片来源:雅虎)



昨日(9月11日),据外媒报道,8日,照片的女主角格丽塔•弗里德曼在美国去世,享年92岁。


“胜利之吻”诞生的前后有怎样的故事呢?

以下内容来自人民网,作者史春树,原文标题:《二战经典照背后的秘密:“胜利之吻”是如何吻上的》:


1945年8月15日(美国当地时间8月14日),随着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乘着电波飞越太平洋,无数素昧平生的男女,在全美的大街小巷忘情地拥抱、亲吻,用如此浪漫的方式庆贺二战结束。他们中最幸运的两位,机缘巧合之下被《生活》杂志记者捕捉进镜头,成就了新闻史上最具影响力、被转载次数最多的佳作之一。


照片中的男女主角是什么身份?“胜利之吻”诞生的前后经过如何?时隔67年,这些谜团在新近推出的专著《接吻的水手》中一一得到了解答。



她,并非真正的护士

对格丽塔•弗里德曼来说,1945年8月14日的清晨再寻常不过。因为害怕迟到,她洗漱完毕,扎紧头发,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冲出家门,疾步奔向纽约闹市区的地铁站。这位单身姑娘梦想着为百老汇设计布景,不过,她时下的工作是一名牙医助理。


白连衣裙、白袜子、白鞋和白帽——如果不自报家门,陌生人都会把格丽塔误认为护士。换好制服不久,她便发觉,前来就诊的不少患者喜形于色,包括诊所主任伯克大夫在内的同事们也窃窃私语,说战争即将结束。格丽塔半信半疑——为躲避纳粹的迫害,她和两个姐妹年幼时便逃离故乡奥地利;战争带来的伤害,造就了她超常的戒备心。


尽管格丽塔试图让自己心无旁骛,事态的发展令她无法逃避,忍不住开始倾听、思索,手头的活计渐渐慢了下来。眼看时钟接近午后1点,同事和患者纷纷出去就餐,她终于下定决心,摘掉白色便帽,走出诊所大门。格丽塔的目的地是纽约时报广场(又称时代广场),那里有一面自动显示屏滚动播报权威消息。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此时的时报广场上,不断升温的气氛,让独立日庆典也黯然失色。格丽塔发现,西装笔挺的银行家、精心打扮的老妇人和全身戎装的士兵,正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涌来,一些人毫无规律地狂奔,另一些人仿佛有所期待地肃立不动。绕过落成没几天的“硫磺岛插旗”群雕,格丽塔下意识地转身望向时报大厦方向,后者三楼的窗口刚好跳出一行文字——


日本已宣布无条件投降。



他,忙着享受最后假期


对乔治·门多萨而言,1945年8月14日是假期的最后一天。在太平洋上和“日本鬼子”搏杀了两年,这位海军中士对跟踪战事进展的头条新闻毫无兴趣,眼里只有丽塔·佩特里美丽的面庞——两周前,乔治刚和这位来自长岛的女孩成为情侣。


共进早餐后,两人决定去城里的音乐厅转转,看完新剧《钟归阿达诺》后,争取在晚饭前回家。遵照司令部的安排,门多萨两天后就要赶赴旧金山,登上“沙利文”号驱逐舰并重返前线,准备参加旨在登陆日本本土的“奥林匹亚行动”,彻底终结太平洋战争。此时的乔治身穿标准的蓝色海军制服,因为是在假期里新订做的,这让他看上去更加英俊挺拔。惟一有别于普通水兵之处,就是乔治出门时没戴肩章——在后方,他不太担心碰上纠察。


尽管一路奔波,乔治和丽塔还是错过了《钟归阿达诺》的高潮。两人正在懊丧,剧场大门被猛地撞开,一名职员高呼“战争已经结束!”数秒钟的惊愕过后,随着火山喷发般的掌声和欢呼,这对情侣随着人流冲出音乐厅,像被传染般加入了街头狂欢的队伍。


彼时,距白宫收到东京的降书还有几小时,压抑太久的人们已经不能自已,喜极而泣,孩子似地又蹦又跳。在第7大道和49街拐角处的蔡尔兹酒吧,平时的秩序和礼仪荡然无存,慷慨的调酒师不断为空杯注满烈酒,路过的乔治自然不会让这豪饮的机会溜掉。


虽然知道男友必醉无疑,丽塔并未出手阻挠。接近时报广场时,微醺的水兵已将女友甩开了一段距离,胜利的喜讯让他激情迸发,感到自己需要释放“能量”。



老牌摄影师化身“猎手”


随着自发的庆祝进入高潮,美联社、《纽约时报》、《纽约每日新闻》和其他主流媒体的记者,成了这座城市里为数不多的、仍在坚持工作的人。日本投降的消息来得如此迅速,编辑部对选材并无把握,索性将任务直接派发给前方摄影师,允许后者自由裁量。


这种信任在阿尔弗雷德·艾森施塔特身上体现得很彻底。加盟《生活》杂志前后,这位五短身材的记者记录了不少体现政治人物及其个性的重要场面,包括墨索里尼与希特勒于1934年初夏在威尼斯的首次会面。美日开战后,艾森施塔特将精力转回国内,希望用镜头向世界展示这片土地上的普通人如何看待战争。


午后,艾森施塔特抵达时报广场。茶色西装、白衬衫加领带,棕色马鞍鞋,脖子上挂着硕大的“莱卡”相机——这副行头平时足够抢眼,而在1945年8月14日的狂欢中,他却得以悄悄在熙攘的人群中穿梭,寻找着足以成为经典的瞬间。这位喜欢接受挑战的摄影师精通抓拍技巧。此刻,广场成为大舞台,他意识到自己的照片需要突出“触觉”元素。


站在42号地铁站的楼梯上,艾森施塔特首先抓拍到妇女们在街对面电影院前庆祝的场面。扔纸片、抛彩带……气氛确实很欢快,但多少有点平庸。暂时关闭快门,他把目光投向另一侧,望着百老汇方向和第7大道——汹涌的人潮一刻不歇地涌动着,下一个“猎物”就快出现了。



成就经典只需几秒钟


格丽塔仍然独立在“硫磺岛插旗”群雕旁,左手不远处就是蔡尔兹酒吧。显示屏反复播放着“胜利日、胜利日”,她的嘴角露出微笑。战争已是过去式。


数百人在她周围奔走不息,有那么一瞬间,格丽塔仿佛成了整个广场的中心。无数道目光落在这一袭白衣的姑娘身上,毫无疑问,其中也包括乔治的。


几乎与此同时,艾森施塔特注意到了那蓝色的身影。看到水兵迅速向雕塑接近,摄影师似乎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此刻,乔治已穿过44街和第7大道的交叉口,和摄影师与牙医助理构成一个三角形,女友丽塔则远远落在了后头。


乔治几乎是在奔跑,酒精令他血脉贲张。血火交织的战场上,他曾不止一次地从浩瀚的大海中救起伤员,随后将其交给温柔的护士照料。正是护士们白衣天使般的形象,给他和更多水兵以生存下去的信念:战争终将结束,和平会再次降临。


而今,这一天已经来到。乔治的眼中只剩下“护士”格丽塔,而她仍未察觉到乔治的靠近。尽管四周人潮鼎沸,他还是径直冲向她,仿佛彼此就是世界的全部。


男女主人公的身躯相撞。乔治俯下身,格丽塔不由自主地朝后方跌去,他立刻伸出右手托起她纤细的腰肢,紧紧将她揽入怀中。她的右臂被压在双方之间,本能地握起拳头准备自卫,然而马上察觉到这种努力完全没有必要,这位陌生的男士从未打算伤害她。


下一刻,二人双唇紧锁。他用左臂揽住她的脖颈。有人事后点评说,“那定格的姿势,将野兽般的力气、关爱的拥抱及尴尬的犹豫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没有放手,继续倾斜身体;她也松开右拳,任由追求者摆布。他们后来回忆,在这意外的相遇中,双方好似被神明引导,又像是在湍急的命运之河中漂流。有三四秒,乔治和格丽塔觉得整个广场都归自己所有。


这样稍纵即逝的瞬间,对艾森施塔特已经足够,任何有象征意义的场景都逃不出他的视线。乔治和格丽塔分开前,“莱卡”相机的快门被4次按动,其中一张照片登上了一周后的《生活》杂志并传遍世界,那就是《胜利日,时报广场》。


乔治和格丽塔都没意识到自己被抓拍。水兵转过身,朝赶上来的女友笑了笑,两人并肩离开了广场;牙医助理回到诊所,向人们讲述完自己的奇遇,也早早踏上了回家的路。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短暂的邂逅过后是漫长的分离。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当格丽塔与乔治终于意识到自己在不经意间成为一个年代的文化符号时,已是他们登上那张照片35年之后。



综合

人民网、央视新闻、每经网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微编辑:大眼仔


点击“阅读原文”收看往期精彩~

推荐阅读」


好尴尬呀,FBI宣布成功破解iPhone……


连眼前的苟且都忍不了,还要什么远方!


马云爸爸vs姚明"深情对视" 是重点吗?并不是!


深夜机场打车的任正非是低调还是富豪界的"异类"?



 


分享源自微信公众账号:老友记 (阅读原文)

 

   推荐

源自老友记 的最新微信头条


返回顶部